外汇交易成本

美元:从“终极避险”地位到Libor-OIS利差 再到一个小提醒,外汇是什么

  • 2021/1/14 12:45:23
  • 阅读(0)

  近些年有关市场避险的一些观察

  过去近10年,每当市场动荡时美元、日元总是受到追捧,有时候也会带上瑞郎;后来随着欧元的负息化,欧元偶尔也加入到这一阵营。

  但2008年金融危机告诉我们,当市场面临的不是一场普通的动荡,而是切切实实的危机时,就比如现在,美元将是最终极的避险港湾:ICE美元指数从上周触及逾一年低位94.54到现在站上100.00、刷新3年高位,才不过短短8个交易日。

  什么是美元所谓的“终极避险”地位

  做为一个市场观察,笔者曾对此深信不疑,但目前身处其中却又对其有所疑虑,美元的这一终极避险港湾的微观基础到底是什么?或者说目前是哪些微观金融活动导致了美元的大幅升值?

  对此很多新闻评论、专业一线交易人员的说法五花八门,很对研究报告对此也是避而不谈,或视之为当然,或煞有介事的做一些相关性分析、流于表面。

  非美企业债务可能是一个较好的线索

  对此笔者也没有答案,但却认为有一条链锁或是值得深究的,那就是非美国企业的美元债务!或者可以推而广之资产是非美元、而负债是美元的企业债务。

  当市场动荡或处于目前的危机状态时,尽管美联储最近两周将利率大幅调降150个基点至零附近,其它央行也大规模降息或宽松,但企业债利率、包括优质的Aaa级企业债利率都在走高,更不要说目前已经飙升至将近9%的垃圾债收益率了。

  也就是说目前最危急的就是企业债务了,尽管各国央行都在大幅宽松。那么这时候持有到期美元债务的那些非美企业会怎么办呢?那些资金充足的企业可能以较低的价格赎回债券,但那些依赖借新还旧的企业该怎么办?很多有可能变卖资产、了结了这一债务,由此造成美元短期,或近几日所外汇是什么称的“美元荒”。

  简而言之,危机时刻企业债利率上升令非美企业借新还旧的游戏中断、被迫了结美元负债、由此造成美元需求短缺、美元汇率上涨,这被市场新闻俗称外汇是什么为美元的“避险”属性或者说“流动性”。

  Libor-OIS利差大幅跃升

  对非美地区美元需求的最佳度量之一就是美元Libor利率,近几日市场应用最为广泛的美元三个月Libor利率(在美联储大幅降息的背景下)逆势上升,隔夜升到1.05188%,与美元OIS利率之间的利差跃升至90余点,创下2009年以来新高。离岸市场或非美企业对美元的需求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另外,近期反应欧元兑换美元成本的欧元/美元交叉货币互换基差(CCBS)也明显上升。

  Libor-OIS利差偏离理论值过大,小心引起干预

  但问题在于,就在美国当地时间上周日美联储的一系列行动中,有一项是美联储启动与欧、日、英、瑞、加五大央行的货币互换机制,而且将互换利率降低至OIS+25个基点。也就是说,隔夜Libor-OIS利差至少偏离理论水平65个基点!

  这背后的原因除了税收因素、向央行寻求美元流动性有耻辱感之外,还有一个这些年来偶尔被个别分析所提及的可能性,就是该货币互换计划压根就没有付诸实施!(其它央行乐见于本币贬值、美元升值)到底实施了没有?

  如果没有实施,那么美国可能就要开“协调会议”了。如果这一机制被切实实施,Libor-OIS利差应当被压缩至25个基点以内,从而大幅降低离岸市场获取美元的成本。

  这个就是我个人目前对美元强势的一个提醒,这个提醒可能改变不了美元的强势,但会给短期交易带来极大的混乱。

热门文章
HOT ARTICLES
最新内容
RECOMMEND